免责声明:兹得财经作为开放的资讯分享平台,所提供的所有资讯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兹得财经平台立场无关,且不构成任何投资理财建议。
读懂区块链,从兹得开始
05-31
05月31日,星期一 10:44 grade
数字货币能否撼动美元的货币主导权?

首先,明确一下定义,数字货币 ≠ 加密货币!

 

        加密货币是一种数字货币或虚拟货币,其使用加密技术来控制新“币”或“单元”的创建和转让并保护交易安全。从最广泛的意义上来讲,从比特币和以太币到稳定币和央行数字货币均属于加密货币。但是,中央银行倾向于避免使用这一术语,以便将央行数字货币与任何未由央行或当局发行或管理的铸币和货币区分开。

 

 

 

        通过电子方式进行资金交易的数字货币的实用化已进入视野。在全世界,6成的中央银行正着手验证试验。新兴市场国家以任何人都能享受金融服务的“普惠金融(financial inclusion)”为目的发挥主导,日美欧也渐渐行动起来。数字货币的浪潮还蕴含着动摇以美元为顶点的货币主导权这一可能性。      

 

 

 

  

       在柬埔寨全国的咖啡馆,写着“此处可以使用Bakong”的红色牌子引人注意。“Bakong”是该国2020年10月开始发行的数字货币。在智能手机上下载专门APP,利用电话号码和二维码即可用于柜台的支付。Bakong是由柬埔寨央行发行和管理的数字货币(CBDC)。由于是与现金相同的法定货币,原则上可在任何地方使用。

 

       国际清算银行(BIS)1月发布的65个国家和地区的调查数据显示,在研究数字货币的央行中,回答称处于验证试验阶段的比例在2020年为约60%,相比1年前的42%有所增加。由此可见,实用化将进一步得到推进的2021年将成为“数字货币元年”。

 

新兴市场国家的发行意愿强烈  

  

      从央行主导的数字货币来看,新兴市场国家的发行意愿强烈。主管加勒比海8个国家和地区的货币政策的东加勒比中央银行(ECCB)3月底发布消息称,已试验性启动数字货币“DCASH”的发行。

 

    

      正如手机在固定电话普及迟缓的新兴市场国家迅速普及一样,越是银行网点等金融基础设施不完善的国家,引进数字货币的意义越是巨大。原因是瞄准了任何人都能获得金融服务的“普惠金融”。

     

      柬埔寨的7~8成民众被认为并未开设银行账户,手机的普及率则达到150%。即使是没有银行网点的农村地区,也可以利用智能手机进行汇款等。柬埔寨国家银行(NBC)总干事Chea Serey充满期待的表示“货币政策的控制容易发挥作用”。在柬埔寨,存款的8成以上为信用等级高的美元计价。如果本国货币的流通少,通过利率和货币供给量调节来影响经济和物价的货币政策的效力将减弱。另外,还可以隐约看到希望利用央行数字货币夺回货币主权的想法。

 

      在人类漫长的历史中,货币的形态从未如此剧烈地发生改变。数字化把货币从现实的桎梏中解放出来,将动摇现有的秩序,从民众的生活到国际货币的势力版图都存在被改变的可能性。

 

 

       为何央行要发行数字货币?新京报4月18日晚间报道,在博鳌亚洲论坛“数字支付与数字货币”分论坛上,博鳌亚洲论坛副理事长、中国人民银行前行长周小川在谈到这一话题时表示,央行发行数字货币最开始的考虑并不是为了跨境支付,而是为了给14亿人口提供更加方便的支付方式。

 

        周小川说,发行数字货币最初始的考虑是,科技的发展提供了联网终端,给大众提供了更加方便的支付方式。“中国有非常大的零售市场,有14亿人口,大家都希望建立成本更低更有效的支付体系。央行最开始推出数字货币没有想过是否做批发系统或者人民币国际化,所以,应该从零售系统的角度来理解数字货币。”

 

        “数字货币最大的需求还是在零售系统,还是在国内。未来数字货币对于跨境支付肯定会带来方便,但是数字货币初始动机并不是要跨境(支付),跨境(支付)有很多问题要解决,比如这涉及到各国央行的主权货币的问题,很多国家的央行也不一定希望人民币在哪里起主导作用。”周小川说,中国央行推行数字货币还是要做好基础工作,像中国14亿人口的零售系统的升级换代工作。

  

      日美欧犹豫不决

       

      拥有全球流通货币的日美欧一直对央行数字货币持谨慎态度。这是因为洗钱风险、与现有银行系统的共存等课题很多。

  

 

 

      风向发生转变是在2019年。契机是除了数字人民币之外,美国Facebook提出了数字货币“Libra”(随后更名为Diem)构想。如果新的“国际货币”诞生,货币主权将动摇,还存在夺走央行垄断的货币发行收益的风险。

 

      日美欧一直在央行数字货币联合研发小组等国际合作框架下制定应对措施。在背后起推动作用的是担忧在数字货币技术和制度设计方面被中国掌握国际标准,导致自身陷入不利地位的危机感。

   

      日本银行(央行)自4月5日起,启动了确认央行数字货币在系统上能否发挥功能的验证试验。欧洲中央银行(ECB)也计划在年内针对是否推进“数字欧元”项目得出结论。当然,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FRB)主席鲍威尔3月表示“没必要加快推进计划”。要在多大程度上推行可能瓦解现有货币系统的央行数字货币,日美欧仍犹豫不决。



免责声明: U尼财经作为开放的信息发布平台,所提供的所有资讯与U尼财经观点和立场无关,且不构成任何投资理财建议。望用户仔细甄别,防范风险。

 

 

发表评论
发布评论
评论
Warning
投资有风险,入市须谨慎。本资讯不作为投资建议。
吉ICP备2021003013号-1 Copyright © 兹得财经 版权所有
发布文章
qr
兹得财经公众号